頂點小說網 > 金鱗 > 第1049章 回來就好

第1049章 回來就好

        這些天,鎮北城中流言四起,私下里,無數人在懷疑,在議論,殷開天、劉季長、柳千影一行中伏遇襲大敗而逃,怎么看都像是個陰謀,這背后,有人在使壞,各種陰謀論被人談及,而談論最多的,正是北宮野和北宮望祖孫二人要打壓殷開天、李魚師徒二人,故意設下陷阱。

        方才一戰,大勝,妖魔聯軍被重創,鎮北城之圍解除,按道理,眾修此刻應該興高采烈地班師回城,向城中眾修夸功,向北宮野這名宮主皆長老會席大長老討功,而不是像現在這般,留在城外“開墾農田”和旁觀開墾農田。

        城外眾修的舉動,分明就是在打臉北宮野!

        北宮野的腰身卻依然筆直如標槍,臉上,神色平靜,似乎是絲毫未受影響一般,目光遠眺城外,觀望著李魚的一舉一動。

        有些事情,他能猜得到,面對壓力,總會有些愚蠢的人去鋌而走險,可這一次,他還真的是沒有去算計過殷開天,他相信,北宮望也不會明目張膽地做出這樣的蠢事,殷開天、劉季長中伏遇難,要么就是另有原因,要么就是局勢失控。

        可無論如何,此事,北宮望脫不了干系,他,同樣是脫不了干系。

        而此時此刻,決不能貿然出手,最好的辦法就是不變應萬變,任心中波瀾起伏,我自巍然不動,兵來將擋,水來土淹!

        城外,李魚依然在駕馭著一條千丈之長的風龍在“墾荒”,不急不緩,神情認真。

        而在混沌空間,一間用上品魔晶礦筑就的巨大宮殿之內,另一名“李魚”正在煉化金錢豹王和豹貓的靈魂結合體,這具神魂,先是經歷了奪舍融合,隨后又被一刀兩斷,記憶混亂而殘缺,難以獲得多少有用的信息,不過,豹王乃是當日之事的親歷者,有些信息,還必需從他的記憶中搜尋。

        這名李魚,身高足足有一丈,一襲黑袍,身材魁梧健壯,肌膚黝黑,除相貌和李魚酷肖,如放大版之外,體格氣質截然不同。

        事實上,這名李魚,除了神魂和李魚共通,軀干,和李魚還真的是沒有任何關系,這具軀體正是那名板刀魔的魔軀,李魚神魂之力大漲之后,切割了自己的部分神魂,吞噬融合改造了板刀魔的神魂,把其變成了自己的第二分身。

        二者的相貌原本是不同的,李魚不想讓自己的分身頂著一張陌生而丑陋的魔族面孔,特意施展法術改變了其相貌,原本足足有兩丈高的魔軀,也被壓縮成了丈許。

        與這間宮殿并排而立的另一間宮殿內,魔羅正在對暈死在地的幾只六級、七級妖魔搜魂,想看看這些妖魔有沒有參與圍攻殷開天,想看看能不能得到一些有用信息。

        宮殿外,三尾猙懶洋洋地趴倒在地,雙目微閉,似睡非睡,而魔猿,則圍著大殿之前的一只獸籠轉來轉去,一副垂涎欲滴的模樣,獸籠內,那只金毛魔犬依然處在昏迷之中。

        一身戰甲的沉淵,在兩間大殿之前百無聊賴地踱著方步。

        這一戰,李魚沒有把他們召出來一用,他總覺得手癢癢,如今的他,已經踏入了七階,神通雖不如魔羅、血影,卻總覺得應該可以和冰魅、幽月一較長短,結果,大多數時間他都待在混沌空間中,沒有走出去的機會。

        不過,想想被三尾猙和墨蛟當成了口糧分而食之的魔主,他心中還是有幾分慶幸。

        也許是因為做過一方霸主,不甘給人當小弟,也許是因為魔羅、血影先后背叛的緣故,魔主始終不肯拜伏在李魚麾下,不愿與魔羅、血影共事一主。

        魔主多疑,孤傲,好猜忌,自私,冷血,并不是一個好的屬下人選,而隨著魔羅、血影、沉淵一個個神通飛漲,魔主的神通也顯得低弱,雞肋一般,沒多大用處,再加上魔主不愿和魔羅、血影和解,用起來,麻煩且危險,惡頭陀就是一個例子。

        既然留著沒用,李魚也不勉強,物盡其用,便宜了兩頭靈獸。

        軒轅大6魔域之地兩代霸主,一代敗與李魚之手被殺,一代成了李魚的第二分身,每每想起,沉淵都為之感慨,總覺得這是“命”,這二人命不好,不該和李魚生在同一時代!

        遠處,那群俘虜修士有人在鋤田打理靈藥,有人則在靜心修煉,一片寧靜的氣氛。

        突然,沉淵扭頭望向了左側大殿,李魚第二分身從大殿之中走了出來,瞥了他一眼,抬手沖虛空一拳轟去,轟隆一聲大響,天穹之上,空間一陣微微顫動,不多時,天際頭人影一閃,李魚的神魂分身憑空凝出,緩步沖著宮殿走來。

        這一拳,震蕩虛空,乃是信號,召喚李魚神魂分身前來一見的信號。

        二者一番交談,隨后,二者前后腳進入魔羅所在大殿與魔羅一番交談,足足有一刻鐘后,李魚的神魂分身走出大殿,離開混沌空間,消失不見。

        而在混沌空間之外,李魚終于是停下了“懇荒創世”,慕容飄雪、姜宇、屠雷等人紛紛收手。

        從城頭之上放眼望去,城北方圓數千里,一座座山川,一條條河谷消失不見,一片平坦,再有妖魔前來,已經無法借地形來掩飾其行藏。

        城內城外,眾修的目光齊刷刷沖著李魚一行望去。

        眼看著李魚一行向中間聚攏,在李魚的帶領下,各自駕馭遁光,不急不緩地沖著鎮北城而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六艘戰艦之上,眾修的目光齊刷刷望向了洛星河、文仲明。

        眾修在這里觀望了李魚一行許久,沒有去打擾,而此刻,李魚要回城,他們呢?是迎上去,還是直接回城?

        洛星河打量著遠處的李魚,同樣有幾分猶豫,不知道該直接回城,還是和李魚一行匯合。

        有些事情,他是要和李魚相商的,可李魚,似乎沒有和他商量的意思,我行我素,葫蘆里賣什么藥,他有些弄不清楚。

        就在此時,耳畔突然傳來李魚的傳音。

        片刻后,洛星河突然轉身,目光掃過身后眾修,面色一沉,冷聲沖著幾名神衛軍大統領一番吩咐。

        而另一艘戰艦之上,柳千影卻是突然間抬手一掌擊在了一名天妖衛統領的頭顱之上,把其一掌擊暈,隨手收進了靈獸環中。

        聽到洛星河的吩咐,再看到柳千影的舉動,眾修一個個神色皆變,有人興奮,有人長出了一口氣,有人怒氣沖沖,有人神色復雜、糾結,不過,沒有人多嘴。

        隨后,六艘戰艦動了,有四艘戰艦快前行,分向三個方向而去,看其目標,似乎是奔著東、南、北三座城樓方向而去。

        柳千影身影一晃,飛身落在了洛星河、文仲明二人身畔,其坐下戰艦卻直奔城中心方向而去。

        而洛星河、文仲明二人所乘的戰艦,卻奔著李魚一行而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另一個方向的姬贏、云鶴真人面面相覷,眼神中同樣有糾結和猶豫,私下里傳音交流了幾句后,卻是駕馭遁光而來,和洛星河、文仲明、柳千影三人匯合在了一處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弟子李魚,見過洛師伯,見過四位長老!”

        雙方靠近之后,李魚在空中停下腳步,沖著舟頭上的五人躬身施禮,神色平靜,不卑不亢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弟子見過五位長老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弟子拜見長老!”

        李魚身后,屠雷、慕容晨光等人,紛紛上前施禮問好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回來了就好!”

        洛星河面無表情地沖著眾修點了點頭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是啊,回來了就好!”

        文仲明輕嘆了一聲,打量著李魚一行,神色復雜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,好,做得不錯!”

        云鶴真人連連點頭,捻須含笑,一副和藹可親的高人模樣,目光卻只在李魚臉上打轉。

        姬贏、柳千影沒有開口,目光卻同樣在李魚身上打轉。

        此刻,李魚已收了戰甲,一襲青袍,長身玉立,儒雅、沉穩、干練……幾種不同的氣質糅合在一起,看起來格外順眼,卻也給人一種無形壓力。

        五名修煉了無數年的老怪物,彩星境強者,竟然同時生出一種李魚似乎能和他們分庭抗禮的感覺,沒有人覺得李魚就是一名毛頭小子,一名后輩。

        靈覺掃過,李魚氣機沉凝,一時間無法探知其深淺,而李魚的身上絲毫不見傷痕,方才和黑龍的一場惡戰,似乎沒有生過一般。

        再來看青鱗、血影,二者身上同樣沒有任何傷痕。

        看來,那件“傀儡戰甲”防御力出眾,竟然能扛得住黑龍這種絕頂強者的近身攻擊。

        想到這一點,姬贏怦然心動,情不自禁地沖著李魚的手臂望去,打量著李魚手臂上帶著的空間手鐲,有心問問這“傀儡戰甲”,想看上一眼,研究一番,卻又強行忍住,眼下這場合,不合適。

        五人身后,沙摩詰、劉破妄等幾名神衛軍大統領、統領,同樣在打量著李魚一行,羨慕、敬畏、感慨……種種情緒在心頭交織。

        一番寒暄客套后,李魚一行登上了戰艦,隨著洛星河幾人一道沖鎮北城北城樓方向而去。

        戰艦不緊不慢地沖著北城樓靠近,而另外五艘戰艦卻是風馳電掣,越行越快。

  http://www.plykig.icu/html/38/38068/20896538.html

 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:www.plykig.icu。頂點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:m.23us.us
澳门三个骰子大小玩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