頂點小說網 > 重生農女喜種田 > 第一百八十四章 錢的事兒,以后再說

第一百八十四章 錢的事兒,以后再說

        “先睡吧,醒來再說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蘇衡走出房間

        看一眼蹲在院子里洗衣服的蘇璃兒。

        蘇璃兒洗的衣服是方氏的,上面沾著臟東西,蘇璃兒一手捏著鼻子,一手拿著棍子在衣服上戳來戳去的,嫌棄的模樣,讓人不能直視。

        蘇衡走到蘇璃兒身邊。

        說道:“你閃開吧,衣服我來洗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蘇璃兒眼里立馬就露出歡喜來。

        剛想讓開,對上趙氏陰測測的眼神。

        哆嗦一下,搖了搖頭:“大哥你去堂屋吧,爹跟爺都在里面似乎有話跟你說,我洗衣服就成,我喜歡洗衣服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說話的時候,手就落在水里,還是搓洗水里的衣服。

        這會兒也不嫌棄什么臟臭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蘇衡起身,在院子里站了一一會兒。

        對于蘇璃兒的舉動,稍稍滿意一點兒。

        方氏在不對,都是她蘇璃兒的母親,外人誰都能嫌棄,但是,身為方氏的兒子女兒,就沒有嫌棄的權利。

        蘇衡滿意了,轉身昂堂屋走去。

        趙氏走到蘇璃兒身邊,陰陽怪氣的說道:“怎么還想讓你哥幫你洗衣服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敢不敢,孫女兒不敢,奶外面怪熱的,一會兒太陽升起來之后,怕是會曬到您,要不您回去休息一會兒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蘇璃兒說著差點兒哭了起來。

        自從二房的人走了以后。

        奶就可勁兒折騰她。

        蘇青檸長得好看,還會繡花,一張嘴又甜,奶奶喜歡的不得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什么都不讓蘇青檸做,生怕蘇青檸那一雙柔嫩的手變的粗糙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至于小姑姑,自小就被奶奶喜歡,大孫子小兒子向來都是寶貝,小姑姑好吃懶做,在家的時候幾乎不用事兒。

        至于三房的蘇蓮兒有著三嬸兒程氏護著,奶也不會去欺負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有她,蘇璃兒。

        就跟丫鬟一樣,被蘇青檸蘇渠芙使喚來使喚去,還得做這些臟兮兮的活兒。

        憑什么要讓她來洗這些臟衣服。

        怎么可以呢。

        蘇璃兒想著這些差點兒就哭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是,哭能夠解決問題嗎?

        自然是不行的,僵硬的洗著衣服。

        想到委屈的地方,眼淚啪嗒啪嗒的落在水盆里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哭什么哭,你娘還沒死呢就哭,如果你娘出了什么事兒,耽擱你大哥秋試,看我不擰掉你的腦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趙氏的聲音再次響起。

        蘇璃兒嚇得鼻子噴出一個花兒。

        趕緊吸了回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惡心死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趙氏說了一句,往屋子里走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堂屋里能夠說話的人全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這事兒,怎么看?”

        老蘇頭坐在最里的位子上,一張臉被陰影的黑色擋住。

        看的有些不真切。

        蘇渠海抿了抿嘴唇,說道:“還能怎么看,方氏跟小妹肯定是二房那個丫頭埋進去的,不然,大半夜的會跑來咱們這里報告消息?有這好心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有沒有好心,不重要,重要的人是人還好好的,家里有些規矩得立起來,爺爺您說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蘇衡起身,看向老蘇頭。

        老蘇頭點點頭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是這么回事,小衡成了秀才,外面不知道多少人盯著看,這次方氏偷鴨子幸好是晚上,二房的丫頭雖然有些狠辣,但是至少沒有鬧的人盡皆知,不然,小衡秋試都得耽擱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老蘇頭話說道這里。

        蘇渠海大概已經明白了什么

        以后的盯緊家里幾個沒腦子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能繼續犯蠢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犯蠢的時候把自己折進去到無所謂。

        耽擱了家里的秀才的前程。

        那就是大事兒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一旁坐著的蘇渠田一臉的無所謂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的一對兒女聰明又老實,根本就不會闖禍。

        不過……

        看見蘇衡成了秀才。

        走出去那么有面子,跟人說氣話來,臉上也有光。

        這個時候,蘇渠田就有些小心思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果他的兒子也是秀才,那豈不是更有光。

        現在他在縣城里當漆匠,把老二的活兒接在手里,加上他嘴巴利索比老二會做人,每個月拿回來的錢也不少。

        這樣的話,是不是也可以供蘇護念書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大侄子總歸是大侄子,又不是兒子。

        蘇渠田站起來說道:“爹,現在小衡已經是個秀才了,咱們半輩子里的付出也沒有打水漂,現在蘇衡都已經快八歲了,是不是也能念書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蘇渠田這話一說出來。

        蘇渠海臉色瞬間就變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果蘇護也去念書,就意味著家里的銀錢要少上二兩。

        就算村里的學堂,一年下來也得三兩銀子。

        蘇渠海是舍不得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尤其是他兒子已經耽擱不起了,去了秀才的功名,緊接著就得去拿一個舉人的身份。

        現在正經的先生還沒有找到。

        跟同窗交往,溝通,交流,等等都需要花錢。

        若是蘇護也去念書,意味著他兒子能夠花的錢就少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家里是開了幾畝地,但是,這些地都是荒地,最起碼三年里不會有什么好收成。

        想要從地里刨食基本不可能的。

        頂多也就是不會被餓死。

        蘇衡念書的花費,都落在女兒蘇青檸身上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這樣一來!

        無疑,壓力大了很多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老三,你要不就等等,等阿衡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大哥,不是我不想等,是蘇護不能等了,都知道這一寸光陰一寸金,現在蘇棠都去念書了,如果蘇護不去念書,耽擱下去豈不是就晚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蘇渠田立馬擋住蘇渠海的話。

        這次這么多人一起談話,必須把兒子念書的事兒給敲定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果不能敲定了,指不定得耽擱到什么時候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爹,您說呢,咱家要培養讀書人,重復祖上榮光,但是,不能把這么大的責任都壓在蘇衡身上,得有個兄弟扶持著,對不?”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老蘇頭沒說話。

        不是不說話。

        而是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如果今年蘇衡去參加秋試的話,需要的銀子就沒有準備好。

        蘇護再去念書,那錢就更不夠用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錢錢錢啊!

        二房那邊有點兒錢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是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昨兒方氏差點兒被活埋了,證明老二家的姑娘帶著邪性。

        現在他們是有身份的人了,不能再去使一些下三濫的法子,想要從二房扣錢出來,幾乎是沒有可能的。

        而且……

        老蘇頭隱隱的有一種感覺。

        二房那丫頭是有本事將他們蘇家給徹底毀了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想要安穩的過下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就不能再去招惹那個丫頭。

        老蘇頭開始為了錢愁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就是錢嗎?最近好些人打問咱們蘇家的姑娘,蓮兒璃兒還有渠芙年紀都不小了,我偏疼渠芙一些,還想讓她陪著,不如就把蓮兒跟璃兒許出去,收了聘禮,該念書的念書,該考試的考試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趙氏站在一旁。

        見幾個爺們兒因為幾兩銀子愁。

        立馬就把自己的小九九說了出來。

        至于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家里還有一個蘇青檸為什么不說出來。

        還不是因為蘇青檸會掙錢嗎?

        繡花那么好,一個月能夠收二兩銀子呢!

        家里的爺們都沒這本事。

        這樣的姑娘,自然得多留一段時間。

        而且……

        青檸是個有想法的,若是能夠嫁給一個當官的,到時候還能跟大孫子守望相助。

        像蘇璃兒這種又笨又蠢還沒有好顏色的,隨意許個差不多的人換個錢財就好。

        至于蘇蓮兒,長得倒是好看,比蘇青檸差的也不多,據說隔壁村的張財主給兒子想看人家,蘇蓮兒年紀不大,但是人也機靈,若是能夠給張家看在眼里。

        說不準嫁過去之后還能接濟一下自家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奶,孫兒想要取得功名,還用不著賣咱們家的女兒,錢這事兒,總有辦法解決的。”蘇衡搖搖頭。

        若是還沒有開竅的時候,他或許會同意這種做法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是,已經開竅了,作為男人應該有的擔當還是得有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這怎么是賣女兒,明明是給他們相看一個好人家,張財主家的張金銀是個不錯的后生,雖然不會念書,但是家里有錢,這樣的人家,放在以往肯定看不上咱們家的,現在不一樣了,你是秀才,蓮兒是你堂妹,有這么一個身份,他們不同意才怪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趙氏掐著腰說道。

        說完看向老蘇頭:“老頭子,你說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老蘇頭已經動了心思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是……

        見蘇衡不大樂意。

        想了想說道:“老三你怎么看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蘇渠田沒有什么看法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果蓮兒真的能夠嫁給張財主的兒子,他是樂意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這是蓮兒的福氣!”蘇渠田說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孫兒,你看見沒,你三叔都沒有意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奶,蓮兒才12歲,張金銀已經十八歲了,這不妥。”蘇衡依舊堅持自己的堅持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念書也好,考試也罷。

        已經花了家里的錢了,不能把幾個妹妹的婚姻也當成交易。

        最為聰明狡黠的堂妹不用他護著。

        那其他的妹妹就得好好護著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老蘇頭嘆口氣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蓮兒不行,渠芙應該是行的,張家財主,渠芙年紀也大了,如果嫁過去肯定不會被欺負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這不行,咱渠芙最低也得嫁給秀才老爺。”趙氏怪叫一聲。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蘇衡皺起眉頭。

        這種鬧劇啊!

        隔幾天就會上演一次。

        小姑姑的婚事還真的幾經波折。

        嫁給秀才……不是他看不起自己的小姑姑,雖然長的不丑,但是臉上多了幾個細微的傷疤,那些喜歡風花雪月的,怎么可能看上這樣的瑕疵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果是窮秀才還好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是……窮一點兒的奶她又看不上。

        這么繼續拖下去,小姑姑就算是等到二十歲也不一定能夠順利的嫁出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錢的事兒,以后再說,我累了,先去休息一會兒。”蘇衡說完,對著老蘇頭拱拱手。

  http://www.plykig.icu/html/40/40973/20898611.html

 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:www.plykig.icu。頂點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:m.23us.us
澳门三个骰子大小玩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