頂點小說網 > 從錦衣衛到武林至尊 > 第53章?夜殺

第53章?夜殺

        接下來幾日,城南百戶所人手全部散了出去,盡全力收集血煞門的情報。



        但不知為何,血煞門卻好像人間蒸發了一樣,丁點消息都沒有。



        按理來說,以錦衣衛探子的情報能力,縱使血煞門躲藏的再嚴密,只要他們還出來活動,總會露出一些蛛絲馬跡。



        如今這種情況……



        只有一種可能!



        “血煞門在搞大動作!”



        當消息傳回來的時候,所有人心中都浮現出這個念頭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所有總旗小旗,若外出執行任務,必須成建制結隊而行,番子和校尉力士若無行動不得外出!”



        顧鳳青下達了這樣的命令。



        不是他太小題大做,而是血煞門兇名在外,有殺官、殺錦衣衛的前車之鑒。



        當初在青竹縣時,血煞門甚至還打算全滅百戶所。



        他們不敢輕視!



        整個百戶所全部進入戰備狀態,以應付隨時都可以到來的突襲。



        高壓狀態下,百戶所內看起來十分平靜,但誰都知道,這只是暴風雨來臨的前兆。



        轉眼之間,就已經是幾日時間過去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

        皓月當空。



        一輪圓月掛在半空中,淡淡的月光宛如輕紗般,灑向大地。



        仿若將夜幕拉開,照亮了街巷。



        郭心遠和陸文忠像往常一樣,護送著顧鳳青回家。



        雖然顧鳳青表示自己不需要,但兩人還是十分堅定,甚至在一開始的時候,還尾隨在顧鳳青身后,暗中保護。



        沒辦法,顧鳳青只能同意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咚!咚!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天干物燥,小心火燭!”



        打更人敲響了銅鑼,兩聲清脆的聲音,代表著已經是亥時——也就是兩更天。



        已經是深夜,街道上無有一個行人,除了打更人的聲音漸行漸遠之外,聽不到任何的雜音。



        放眼望去,更是看不到丁點燈火。



        顧鳳青忽然想到了深夜的廬州,寧國路上燈火通明,車如流水人如長龍。



        男男女女肆意的揮灑著青春和汗水——那時,他也是其中的一員。



        只是現在……



        “回不去了!”



        他暗暗嘆息一聲。



        不禁抬頭,看著如盤的明月,忽然一愣——今夜又是月圓。



        回去之后,又可以進入‘如夢令’中修習武學。



        每月一次的夢中學武,是他最為期待也最高興的時候,但今夜,卻高興不起來。



        反而有多般惆悵涌上心頭。



        滿打滿算,來到這個世界也不過才經歷三次月圓之夜,但所經歷的一切,卻讓他有種恍如隔世之感。



        這三個月來,所經歷的事情,要比他前世二十多年所經歷的更加波折,更加豐富——



        也更加殘酷!



        才僅僅三個月,前世的記憶就已經有些模糊。



        感受著腰間所懸著的繡春刀,他已經快要分不清,到底此世是真實的他,還是前世不過一場夢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哎……”



        他長長的嘆了一口氣,然后停下了腳步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大人?”



        看著顧鳳青站在那里不走了,郭心遠和陸文忠疑惑的問道。



        顧鳳青嘴角咧出一抹笑容,緊了緊握著繡春刀的手,然后望向其中一個方向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既然來了,還不現身?”



        他輕聲的說道。



        此言一出,郭心遠和陸文忠都是愣了一下,但很快就反應過來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鏘!鏘!”



        兩道抽刀出鞘聲響起,兩人已經握住了繡春刀,警惕的看著周圍。



        凌厲的殺意,陡然彌漫在街巷中。



        在他們的前方,寂靜無聲,也看不到絲毫的身影。



        但……顧鳳青三人的臉色卻愈加凝重!

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倒是機警!”



        不知過了多久,夜色當中忽然傳來一道聲音。



        聲音游蕩,分不清從哪里傳來。



        只是當這聲音落下的時候,他們才駭然的發現,面前已經出現了一道人影。



        月光的照耀下,一道影子被逐漸拉長,然后慢慢傾斜……



        當影子逐漸變得和人一般無二大小的時候,他們終于看到了來人的相貌。



        身材消瘦,著一襲月白色儒衫,發髻被玉簪束著,隨意披散在后,鬢角兩縷長發垂下,隨輕風飛舞。



        月色耀在其身,恍若披上一聲白紗,手持長劍斜指,嘴角含笑,氣度雍容,無論是誰見了,恐怕都要暗贊一聲真謫仙人。



        可惜……



        這非是仙人!



        而是勾魂的使者!



        “席槐?!”



        望著來人,顧鳳青皺著眉頭,輕聲詢問道。



        雖然是在詢問,但聽顧鳳青的語氣,卻已經像是肯定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是我!”



        來人輕輕點頭,笑語盈盈道:“顧鳳青?”



        顧鳳青微微頷首,隨即略有詫異道:“我沒想到,你是這樣的人!”



        聽這話,席槐仔細打量著顧鳳青。



        身材修長,面容白凈,月光照耀下,可以看清臉龐上的淡淡絨毛,仿佛在反射著月色的光芒。



        一身玄金色飛魚服,腰間配著繡春刀,長身而立,更有一股儒雅的氣質。



        雙眸似滇點漆,嘴唇輕抿,帶著一絲執著。



        整個人站在那里,仿若空谷中獨自盛開的幽蘭,又如懸崖邊蒼勁的青松。



        這兩種迥異的氣質,本來應是互相矛盾,但不知為何,卻在顧鳳青的身上完美融合。



        望之,席槐也詫異道:“我也沒有想到,你是這樣的人!”



        顧鳳青微微頷首道:“我本就是這樣的人!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巧了!”席槐道:“我也是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說完,兩人皆是相視一笑。



        血煞門的門主。



        錦衣衛的百戶。



        兩個本是深仇大恨的人,在遇到之后,卻只是互相通報了姓名,然后說了兩句同樣的話。



        兩人一時無言,巷中恢復平靜。



        只是,凝重的氣氛,愈加濃厚。



        若即若離的殺意,也愈加顯現。



        郭心遠和陸文忠雖然不清楚兩人說的話是什么意思,但這并不妨礙他們警惕。



        持著刀的手,指關節已經發白。



        面對二流……還是席槐這樣的資深老牌二流高手,他們委實心中沒底。



        可大人就在身后,他們只能硬著頭皮頂上去!



        沒讓大人先跑,因為他們清楚——面對這樣的高手,跑是沒有用的!



        一旦跑了,反而會將破綻暴露出來,到時候等待他們的,將會是致命的一擊!



        只能拼!



        拼命!



        “可惜了……你的刀染了太多血!”沉默許久后,席槐又開口說話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只是這一次,他說話之時,殺意逸散了開來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是啊,可惜!”



        顧鳳青也換換抽出了繡春刀,輕聲道:“你的心也骯臟不堪!”



        話音一落,繡春刀完全出鞘。



        他將刀抬起,撫上刀脊,月光照耀下,似有無盡光華溢出。



        隨后,隨意甩了一下,匹練劃破夜空。



        繡春刀斜指地面,顧鳳青眉眼一凝,無盡的殺意和刀意轟然之間,爆裂開來!



        “殺!”



  http://www.plykig.icu/html/41/41636/20899243.html

 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:www.plykig.icu。頂點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:m.23us.us
澳门三个骰子大小玩法